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途秀书城 > 都市 > 重生之名门毒秀 > 385 番外二 却道那年,香栀如蜜

重生之名门毒秀 385 番外二 却道那年,香栀如蜜

作者:朱七慕九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9-14 09:11:23

阮酥记得初嫁进印家的时候,小小的院落,白墙青瓦,阳光照着小池塘,如碎金洒在水面上,一切都生机勃勃充满希望。

彼时印墨寒刚中状元,初入仕途,不过才是正五品的大理寺推丞,俸禄虽也算优越,但比起身家丰厚的同僚,仍是清贫,各路人脉打点开销亦不小,阮酥咬着笔杆算了算,一个月后,便将印墨寒雇来伺候她的下人全部辞退。

十九岁的阮酥,还正天真烂漫,并且骨子里透着股热忱干劲,她梦想着成为印墨寒的贤内助,一位勤俭持家的典范,对此印墨寒很无奈。

“酥儿,其实真的……不必如此。”

阮酥却乐在其中,她兴奋地拿出一个木匣,将银子整整齐齐码在印墨寒面前。

“你看,我已经攒下这么多,等到岁末,我们就能把娘接到京城来过年了,你可喜欢?”

印墨寒叹息一声,将她紧紧拥入怀中,低头辗转吻她的唇。

遣散下人的第二日,天还未亮,印墨寒睡梦中习惯性地想要揽过阮酥,身侧却空空如也,他霎时惊醒,透过窗户却见小厨房似有光亮,连忙起身穿衣疾步过去,阮酥正系着一条围裙,在里头忙碌,听见印墨寒进来,转身笑得十分灿烂。

“咦?怎么醒得这样早?你等等啊!朝食马上就好!”

印墨寒见她白皙的脸蛋上东脏一块,西黑一点,心中不由好笑,阮酥在阮府时虽然过得不好,但也从未做过什么活计,想必生个火,就耗费了她不少时间。

印墨寒目光扫过灶台上那一片狼藉,微笑挽起袖子。

“我来帮你。”

阮酥将他推到桌边坐下,塞了本书在他手中,红着脸执拗地道。

“我不要你帮!你不是说君子远庖厨?我虽然还不太熟练,但慢慢学总能做好!你就在这看书,不许插手!”

印墨寒只得老实坐着,双眼却越过书本追随着阮酥的背影,只见她将斗大的一勺盐洒进锅中,不由悚然,趁她转身时,赶紧起身舀了一瓢水加进去。阮酥蹲身去择菜时,小灶台上的煎鸡蛋隐隐飘出一股焦糊味,印墨寒连忙绕过去拿起锅铲给煎蛋翻了个身,待她走过来时又坐好做聚精会神阅读状,如此反复,待阮酥的朝食上桌时,印墨寒才抬袖拭了拭额头上的汗。

阮酥忐忑地喝了口粥,整张脸刹那便明媚了。

“味道还不错,你快尝尝,没想到我第一次下厨就做得那么好了!”

印墨寒见她双眼闪亮,兴奋地看着自己,好似一只摇着尾巴邀功的小狗,不由露出宠溺微笑,低头尝了口基本是自己煮出来的粥,揉着她的脑袋认真道。

“嗯,真好吃,酥儿果然颇有天份,娶到你这般贤惠的夫人,真是印某几世修来的福分。”

阮酥开心地笑了。

“你若喜欢,我以后天天做给你吃!”

傍晚印墨寒下朝,见阮酥卷起裤管,正拿着小锄头在院子里捣腾什么,生怕她磕了腿,连朝服都没换便赶紧走过去。

“酥儿在做什么?”

阮酥见他回来,高兴地拉拉他的袖子,示意他看面前刚入土的那棵植物。

“你不是喜欢栀子花吗?那你可见过红色的栀子花?”

印墨寒有些反应不能。

“难道栀子花还有红色吗?”

阮酥认真地点头。

“今日我到集市上买菜,有个东篱来的商人就带了几盆来卖,说是非常珍稀的东篱品种,其中有一盆已经开放,真是是红色,你说是不是很稀奇?”

印墨寒看着那青绿的枝叶,目光充满了怀疑,却还是肯定地道。

“果真很稀奇。”

阮酥充满期待地抚了抚翠绿的叶子,托腮对印墨寒笑道。

“再有半个月就能开花了,到时候咱们就把椅子搬到这里来,对月赏花好不好?”

印墨寒揽过她的头靠在自己肩膀上。

“好。”

没过多久,印墨寒就将这件事给忘了,直到某日,他写完奏折绕到花园,看见阮酥蹲在那里喃喃自语。

“怎么会这样?”

印墨寒走过去,见阮酥种下的栀子花已经含苞待放,颜色雪白,散发着幽香,阮酥抬头,双眼充满失落。

“这骨朵怎么会是白色,你说,我是不是被骗了?”

印墨寒知道她买下这株珍稀品种,花了五两银子,很是心疼了几天,于是郑重地解释道。

“唔,其实许多品种的花,颜色都会随光照发生变化,由绿变黄,由白变红,都需要一个过程,不如我们明早再来看看?”

当天夜里,阮酥熟睡之后,印墨寒悄悄下床从书架上翻出毛笔和颜料,迎着月色走到院子里,费了好些功夫将那几朵悄然绽放的栀子花仔细染红。

第二日他正在屋中洗漱,便听院子里传来阮酥惊喜的喊声。

“默寒,你快来看!快来看!”

印墨寒嘴角微微弯起,悠然走出房间去,配合地惊讶道。

“哎呀,原来真有红色的栀子花,当真罕见,当真惊艳。”

印墨寒陪着阮酥兴高采烈地观赏了几天栀子花,心中却默默祈祷花期赶快过去,省得自己总得半夜偷偷摸摸去添色。这天夜里,风雨大作,印墨寒猛然惊醒,皱眉想起院子里的栀子,这一场雨后只怕要露陷,他顾不得许多,翻身正待下床,阮酥却伸手缠住了他的腰身。

“大半夜的你去哪里?”

印墨寒摸摸她的脸颊,扯谎道。

“哦,想起昨晚的折子有一处疏漏,我去添上就来,你先睡吧!”

阮酥却已经挂住他的脖颈,含糊地吻上他的唇。

“明日早些起来改便罢了,下暴雨呢!别着凉了。”

印墨寒终究耐不住她甜蜜的痴缠,暗叹一声,翻身将她压在身下,正在情稠意蜜时,阮酥嘤咛道。

“对了,我把开花了的红栀剪下来供在瓶中了,你不会怪我吧?”

印墨寒身子顿了顿,继续埋首在她颈间,笑叹。

“怎么会呢?如此甚好。”

再过几日,印墨寒回家时,发现院子里原本种着的栀子已然换成了山茶,他正在惊讶,阮酥用漆盘托着几碟菜从厨房走出来,现在即便没有印墨寒暗中相助,她也已经能做出一桌好菜。

“你回来了?”

印墨寒快步上前接过她手中的漆盘,走到屋中方才假装不经意地问。

“院子里那株栀子呢?”

阮酥摆放着碗筷,抬头眯起眼睛,瞳孔里泛起点点狡黠笑意。

“哦!我听人家说院子里种栀子风水不好,就把它铲了,你经常夜里睡不踏实,多半也是因为这个吧?”

印墨寒愣了愣,不由苦笑着伸手点上她额头,阮酥弯腰躲开,两人相视而笑,颇有默契地继续添汤盛饭,谁也没有再提及那株栀子。

却道那年,香栀如蜜。

爱一个人,便总想绞尽脑汁哄他开心,我如此,你又何尝不是?

阮酥睁开眼睛,从软塌上坐起,不过是午后小憩,竟又梦见那么遥远的前尘往事来,宝弦捧了一个白玉盆进来,笑道。

“小姐快看,我在街上买的东篱栀子花,竟是红色,很稀奇呢!”

阮酥怔怔出神,抬手揉了揉那如血的花瓣,望着指尖那一抹红,她口中发苦,涩然笑道。

“抬去送人吧!世上哪有红色的栀子花,不过是……骗人的把戏罢了。”

宝弦只得怏怏将花抬走,转身的时候,似乎见到阮酥眼中,一点晶莹迅速落下。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