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途秀书城 > 都市 > 棘地 > 第六十六章:苦口婆心(4)

棘地 第六十六章:苦口婆心(4)

作者:罗为辉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9-14 09:10:00

“要是好当,还要你许一鸣干什么?”张志峰说,杨林那种经济强县的书记、县长,谁都愿意去当,周洛要是和杨林一样,经济基础好,发展势头猛,县长的位置空出来,想要当县长的人肯定趋之若鹜,那位区委副书记只怕组织上一找他谈话,就欢天喜地上周洛来上任了,根本就不会找什么说辞。要是这样,哪里还轮得到许一鸣,也用不着他张志峰苦口婆心说这么多。前人栽树,后人摘桃子的事情谁不愿意干,问题是谁都只想摘桃子,谁都不想做这个栽树的前人,那哪来的桃子可摘?他和许一鸣虽然只共事两年,但他了解许一鸣,知道许一鸣不甘平庸,想干事愿意干事,而且还有干事的能力,这才提着茅台上医院来,要不是因为这个,许一鸣能喝得到他的茅台,休想。

“这是你的茅台吗?”许一鸣更正,“这是李书记的,不是你的。”

张志峰笑,“我从李书记那里顺手牵羊顺来的,自然就是我的。”

张志峰把酒杯一举,“真不喝啊,现在不喝,到时可别后悔。”

许一鸣笑了笑,拿起桌上的酒杯,和张志峰一碰,张志峰一笑,“这就对了。”

“什么对了。”许一鸣摇头,“不喝白不喝。”

“喝了,就不能白喝。”

张志峰说其实他和许一鸣一样,不想碌碌无为,想要做点事,让老百姓记住周洛曾经有过张志峰这么一任县长。既然是这样,那就没办法了,明知不可为还是不得不为,该挪用的资金还是得挪用。至于今天这个结局,一开始就已经注定,所以也就无所谓后悔,“我张志峰也不存在后悔,因为我张志峰努力了。只可惜我张志峰能力有限,哪怕再怎么努力,周洛还是比以前好不了多少,贫困县还是贫困县,要想脱贫要想老百姓致富,还不知道要到何时。”

张志峰还说,许一鸣老是说他吝啬,一喝酒就是本省大曲,其实不是他吝啬,当了县长,想喝茅台还不是分分秒秒的事情,可一想到周洛的百姓还在温饱线上挣扎,最好的佳酿都是食之无味,“等将来有一天,周洛在你许一鸣的带领下富强了,我张志峰就自掏腰包,买最贵的茅台,请你喝庆功酒。”

许一鸣还是不愿意松口,说这杯庆功酒,张志峰肯定可以喝上,但那个坐在对面与张志峰对饮的人,只会是他人,不会是他许一鸣。

“许一鸣你什么意思?还是不答应?”张志峰小眼一斜。

“我什么意思,你还能不明白。”

张志峰把酒杯往小桌上一搁,“老子话说了一箩筐,酒喝了大半瓶,你怎么还是不开窍。”

“没办法,我就是这么一个榆木脑袋,开窍不了。”许一鸣说,张志峰今天所说之事,非同小可,不是简单的头一点就可行的,还得商量斟酌。

“斟酌个屁。”张志峰开骂,说如果这种事情许一鸣要是还需斟酌个没完,那就不是许一鸣。至于商量,这个容易,艾小麦就在这,许一鸣不好问,他可以替许一鸣问,“小麦同志,你表个态,对于许一鸣留在周洛这事,你是支持还是反对?”

“我的意见重要吗?”艾小麦笑。

“当然。”张志峰说,许一鸣身边的女人,除了艾小麦,他也就见过一个黄艳艳,黄艳艳那人自然不能与艾小麦相提并论,所以许一鸣要商量,也只能是与艾小麦商量了,不可能是其他别的女人。现在艾小麦正好也在,艾小麦只需将头一点,这事就可以定下来了。

“张志峰你说什么呢?”许一鸣笑,说张志峰这哪里是在说事,分明就是在挑事,还好艾小麦明事理,知道他许一鸣,要不然就麻烦了。

“就是,我知道小麦同志肯定明事理,小麦你说说,许一鸣该不该留在周洛。”张志峰笑。

艾小麦笑了笑,说她从心里希望许一鸣能回到省城,和她花前月下,但她刚才听到张志峰说了那么多的肺腑之言,说实话,心里很是感动。如果许一鸣真的有能力带领周洛群众走出贫困,如果许一鸣真的可以掌控住周洛的乱局,那自然就没什么好说的。许一鸣愿意留下,她也不反对。许一鸣不是那种前怕狼后怕虎的人,他有自己的理想,只因为如此,两人才得以走到一起,所以她也不可能成为许一鸣的绊脚石。她了解许一鸣,许一鸣如果心里有了定论,根本无需找人商量,今天之所以如此郑重,反复权衡,是因为周洛的乱象使许一鸣不得不如此。她不认为许一鸣这是懦弱和胆怯的表现,而是认真和负责,“权衡是对周洛百姓的负责,什么的能力揽什么样的活。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一旦想好了,决定了,那就义无反顾,义不容辞。”

“我就知道小麦通情达理。”张志峰说。

艾小麦微微一笑,“我们艾家有个规矩,那就是在重大事情上,女人不干涉男人的事务,男人决定的事情,女人不许多嘴,不同意也得同意。”

“是吗?”张志峰笑,“这个传统好,得发扬。”

“这就算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现代版。”艾小麦笑。

“我怎么不知道你们艾家还有这传统?”许一鸣笑问。

“夫权主义的东西,不到万不得已,岂会轻易告诉你。”艾小麦巧笑嫣然。

“这倒也是。”

“行了,许一鸣,话都说到这了,你就给个痛快话,干还是不干?”张志峰说。

许一鸣一如开始,沉默,不表态。

张志峰急了,开始威胁,“他奶奶的,许一鸣,逼急了老子,老子让宋昱雄将你铐起来,到时看你还怎么推三推四。”

许一鸣嗤之以鼻,说这个不怕,试想张志峰在位时,宋昱雄都只认候治东,不认张志峰,对张志峰的话都是阳奉阴违。现在张志峰虽然没有去职,但其将要离开周洛的事情,只怕早就人尽皆知了,这个时候,张志峰再给宋昱雄下什么命令,以前宋昱雄碍于张志峰是县长,可能还是会委以虚实,现在只怕就是装聋卖傻了。

“他敢!”张志峰小眼连眯。

“要不试试。”许一鸣一笑。

按说县公安局属双重管理,局长的任免权,县里说了不算,得市局、县里双方同意才行。宋昱雄对张志峰阳奉阴违,这个可以理解。但让许一鸣不理解的是,宋昱雄怎么就对候治东言听计从了?后来许一鸣一打听才知道,原来宋昱雄与候治东是党校同学,宋昱雄在邻县原本只是主管刑侦的副局长,因为刑讯逼供,还差点被革职,但是鬼使神差,其不但没有被革职,还被委以重任,从邻县调到周洛来当了局长。

“听说候治东使了不少的力气,宋昱雄这才到了周洛。”许一鸣问。

张志峰点头,“差不多是这样。”

“这就难怪了。”

张志峰看着许一鸣一笑,竟然不生气了,问,“你没事琢磨宋昱雄干嘛?”

“瞎琢磨啊。”

“不见得吧。”

张志峰说许一鸣这不是在瞎琢磨,而是潜意识中在对周洛的乱局进行梳理。从这不难看出,对周洛这个县长之职,许一鸣不是不愿意干,而是在考虑该怎么干,该从哪方面入手。他开始还准备和许一鸣就周洛的乱局,进行一番剖析,现在看来,这些都可以免了,“你小子早就胸有成竹了。”

“我有吗?”许一鸣不认同。

“你有。”张志峰说。

张志峰不说先前那事了,开始说起另一件事。张志峰说他知道许一鸣是个孝子,许一鸣真要是留在周洛,这一干就不知道是多少年,家里的情况,不能不考虑。张志峰的意思是让许一鸣将两位老人接到周洛来居住,一解许一鸣的后顾之忧,让许一鸣心无旁骛地为周洛人民服务。周洛虽然穷,但是山清水秀,空气清新,适合养老,对许妈妈的矽肺病也有好处,“许一鸣你说这个办法行不行得通?”

自然行得通,对于老人来说,尽管旧家难舍,但有儿的地方就是家。许一鸣真要是留在周洛,为了与儿子朝夕相处,许父许母自然也是乐意到周洛来定居的。

张志峰还真是处心积虑。许一鸣心想。

起风了。

许一鸣看了一眼窗外,晚桂的枝叶上,桂花已经荡然无存,哪怕是残花也见不到一朵。

明天会下雪吗?也许会,也许不会,但肯定不会是阳光灿烂。

丹霞村的乡亲们还好吧?这灾后的第一个冬天该怎么过?

(第一卷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