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途秀书城 > 都市 > 婚来天成:总裁宠妻入骨 > 第337章 我们的婚礼(大结局)

再次看到乔静姝的时候,是在电视上。

白若夏在家无聊,打开电视一看,就看到乔静姝被抓的消息。电视上的她被戴上手铐,没有往日的高傲与气质,头发散乱,面无气色,就像只任人宰割的小老鼠,畏畏缩缩的。

乔静姝的家庭本也是个书香世家,她的父母希望她能够得到更好的发展,就把她送出了国。可是她在国外遭人伦见,心里逐渐变得扭曲。

但是,她不想被别人知道,于是没有报警,而是更加地努力,得到了高学位,以A市第一名媛的身份回了国。

她尽量让自己与那些斑点格格不入,那样当事情揭露的时候,别人也不会相信在自己的身上曾发生过那样不堪的事情。

然而,这件事情成就了她,但也毁了她。

从那之后,她就失去了书香门第本应有的涵养,干了许多违法乱纪的事,商业受慧对她来说更像是家常便饭。

认识了沈其睿之后,她为了得到沈其睿,甚至不惜担上谋杀的罪名,教唆白情去放火杀了白若夏。因为自己被伦奸,所以她也想白若夏受到这样的侮辱,但是白情为了救白若夏,牺牲了自己。

乔静姝被逮捕,等待她的将是法律与道德的审判。

白若夏其实早就知道这些,除了白情被乔静姝教唆是猜测之外。

早在几个月之前,白情死后,她猜测是乔静姝在背后捣的鬼。

于是,她就让人去查了乔静姝的所有资料。

一开始,乔静姝的国外求学资料被抹除掉了,什么也查不到。更多的是表面的东西,开了一家画廊,自己还是婚纱设计师。

后来,白若夏求助了一个朋友,才查到原来乔静姝在国外的生活纸醉金迷,不堪入目。还查到乔静姝的一些商业上的不堪勾当,并且掌握了相当重要的证据。

白若夏本想找个机会把这些资料给她,让她收手,没想到没等白若夏出手,乔静姝已经受到惩罚了。

而且,一开始只是猜测,没想到白情真的是被乔静姝害死的。

乔静姝被抓,白若夏应该是高兴的,可一想到自己是白情死亡的间接原因,她就恨自己,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妹妹。

她关掉电视,准备休息,手机铃声却响了,是沈其睿打来的。

“若夏,看到电视没?”沈其睿问,听语气像是挺高兴的。

若夏才反应过来,前段时间还好好的,怎么这么快乔静姝的黑料就被爆出来的。应该是沈其睿干的吧,除了他,还有谁能那么雷厉风行。

“是你干的?”白若夏问,不知道什么感觉,五味杂陈。

“嗯,我不能让她伤害你,而且,她也是罪有应得。”沈其睿表情很严肃,不管谁对若夏有威胁,一律杀无赦。不过,白若夏是看不到沈其睿这么犀利的目光的,他对她从来都是温柔似水。

乔静姝一心想要得到沈其睿,最后她从天堂跌到地域,沈其睿竟然是最大的推手,这要怪命运的捉弄吗?不,怪她自己执迷不悟,想要的东西太多。

几天之后,乔静姝的判决书下来了,她要在监狱里度过余下的时光。

白若夏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应该去看她一眼,这样的人本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不值一提,可是为了妹妹白情,她要去看乔静姝,她要问问乔静姝为什么要这么残忍,就这样扼杀了一个鲜活的生命。

“若夏,真的要去?”沈其睿不想让白若夏去监狱,不想让她在看到乔静姝那副令人恶心的面孔。而且,他觉得这样毫无意义,反正乔静姝要在监狱里呆一辈子,让她自生自灭好了。

“其睿,你就让我去吧。”白若夏的大眼睛盯着沈其睿,水汪汪地,好像在求情,好似在撩拨,看得沈其睿痒痒的,他也就答应了下来,不过仅此一次,以后乔静姝就从他们的生活里消失了,翻篇了,永远不要再提起了。

去看乔静姝的那日,天空下着雨,路上的人都往家里跑,而沈其睿和白若夏开着车来到了监狱,准备去看乔静姝。

白若夏走到门口,往天上看了一眼,眼含深情。白情,你看到了吗?乔静姝被判刑了,她得到了她应有的报应,你看到了吗?你就安息吧,在那个世界也要好好生活,不要再碰见像我一样的姐姐了。

探监室里,白若夏与乔静姝相对而坐。

乔静姝形容枯槁,再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乔静姝了。

“你赢了,白若夏!”乔静姝先开口说话,扬起头来,盯着白若夏。

白若夏听后,便缓缓起身,狠狠扇了乔静姝一巴掌。

白若夏从来没想跟她争,她一直明白是自己的怎么推开都不会走,不是自己的怎么强求都不会来。她跟沈其睿相互喜欢,而且一起经历了那么多,旁人早就拆不散。她不明白乔静姝为什么要这样,求而不得便心生恶意,甚至还把白情给害死了。

白若夏狠狠地盯着乔静姝,一股恨意从内心深处给冒了出来。

乔静姝也不说话,散乱的头发挡住了她半边脸。

沈其睿扶着白若夏坐下,她才缓缓开口:

“刚才那一耳光是为白情打你的。不管你自己的生活遭遇了多少不公平,你为什么要把白情搀和到这件事情上来呢?她的年纪还这么小,爸爸妈妈都不在身边,连最爱的男人都得不到,她已经够惨了,为什么要害她死去?你不觉得你很残忍吗?”白若夏一连串说了很多话,她恨不得亲手掐死乔静姝。

乔静姝冷笑了一声:“那你想过我吗?我年纪轻轻,为什么就要遭遇那样的事?别人死不死,我根本不在乎。”

“你就是一个禽兽!”白若夏咬牙切齿。

“白若夏,你知道吗?曾经我也是个天真的小女孩,可是我在异国他乡无人依靠的时候,我才感觉到这个世界真的很扯淡。我很羡慕你,明明只是一个平凡的女人,为什么受尽宠爱,也许人和人就是不一样吧,不管我怎么努力,那个污点永远都洗不掉。我不会后悔我做的这些,我也永远不会祝福你,至于白情,那是她的命。”乔静姝说完这些,起身要走。

“乔静姝,你到现在都不觉得你对不起白情吗?她还没有好好地享受生活,就被你给害死了。你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白若夏流着眼泪,情绪太过激动,就晕倒了。

沈其睿抱起白若夏,准备走出去,就听见乔静姝问了一句:“沈其睿,你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近乎乞求。

“没有。”沈其睿说完就急忙地抱着白若夏出去了。

短短两字,让乔静姝彻底绝望了,外面在打雷,而她,这一辈子,却只听得到,却看不到了。

沈其睿带着白若夏回到了家,找医生给她做了个全身检查,发现并无大碍,只是急火攻心,休息一下便会好。

沈其睿躺在白若夏旁边看着她,刚才她肯定是气坏了,那个乔静姝真的好可恶。他摸了摸白若夏的小脸蛋,轻轻地亲吻了一下,若夏,以后有我在身边,你以后都不会再受到委屈了,我会好好保护你的,用我毕生的力气对你好。

白若夏醒来后,发现自己已经在家了,而沈其睿正在陪着她。

她看了看沈其睿,又想想刚才,自己刚刚好像当着沈其睿的面动手打人了,还一直在控诉乔静姝,就差嚎啕大哭了,这样的鬼样子都被沈其睿看到了。

她把头缩到被子里,不好意思再面对沈其睿,太没面子了。

“若夏,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沈其睿看到若夏这样的举动,还只当她身体不舒服了,哪想到是心里不舒服。

他伸手去掀开被子,发现若夏一直躲着他,怎么拉都不出来。

“若夏,你再这样,我走了。”说着就要掀开被子准备下床离开房间。

白若夏转身拉住沈其睿的手:“其睿,你别走。”然后把头从被子里探出来,这样的白若夏,在沈其睿看起来十分之可爱。

“你告诉我怎么了?”沈其睿抱住白若夏,下巴顶着白若夏的脑袋,轻轻地问她。

“我刚才打了乔静姝还骂了她,这么暴力的我你是不是不喜欢?”白若夏小心地问,这样的自己她也不喜欢,她本来不想动手的,可是乔静姝实在是太可气了。

原来白若夏一直在纠结这个,他怎么会不喜欢呢,白若夏什么样子他都喜欢。

“哪有?对待坏人,就该这样!”沈其睿故意把话说重,给白若夏以力量,到底是有多不自信,才会这样觉得。

“真的吗?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白若夏听到后,心情大好,抱着沈其睿的手环的更紧了。

“若夏,你不要再想这件事了,乔静姝已经不会再出现在我们的生活里了。现在,你最重要的事就是照顾好你自己,照顾好宝宝,明天,将会是美好的一天!”沈其睿轻声地对白若夏说,拍拍她的后背。

是啊,明天,又将是美好的一天。

第二天,早晨的阳光从窗户外照射进来,天气正好,不热不凉,微风也不燥。

白若夏还迷糊着双眼,摸摸身边,还热着但是已经空了,沈其睿应该是起床了。

“其睿,其睿。”早晨的声音有点沙哑,她喊了两声,发现没人回应,就又沉沉地睡去了。

白若夏赖了一会儿床,然后想要起床去找沈其睿。晕晕乎乎地站起来,她发现对面的墙上好像贴了个喜字,她揉了揉眼睛,想要看得更加清楚些,是的,她没看错,真的是一个喜字。

她的睡意一下被吓跑了,她是不是穿越了啊,没错啊,是自己的房间。是不是在做梦啊,想结婚想疯了吧,她掐了掐自己的手臂,发现会痛,也不是在做梦。那是谁啊,一夜之间房间里换了个模样。

她环顾四周,墙上贴着喜字,被子换成了大红色,她是睡得又多沉,才会在别人弄了那么多东西都没有醒来。

“其睿,沈其睿!”白若夏大声地喊了喊,必须要把这家伙叫过来,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她站在房间里怔了很久,早晨刚醒脑子也不灵活,想不清楚任何事,一片空白。

随后,房间门被打开了,沈其睿从门外走了进来,穿着黑色的礼服,好帅啊!白若夏不禁被这样的沈其睿给迷住了。

他向白若夏走近,白若夏才看清楚沈其睿胸前挂着“新郎”两个字,白若夏一下回不过神来。

“其睿,这……这是要干嘛?”白若夏好像已经知道了什么,可是她还是不由自主地开口问了这句话。

“今天是我们举行婚礼的日子。”沈其睿把茫然又惊讶的白若夏抱在怀里,轻声的对白若夏说,他知道若夏还没有反应过来,这个惊喜实在是太大了。

“那亲戚呢?他们知道吗?”白若夏问沈其睿,结婚这么大的事,可不能儿戏。

“嗯,我已经告诉他们了,他们都会来祝福我们的。今天你是最美的新娘。”说了要给若夏一个盛大的婚礼,就要在众人的见证下说她白若夏只属于沈其睿一个人。

“那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你真坏!”白若夏的粉拳砸在沈其睿的胸前,她的眼里早已浸满了泪花。自从上次婚礼被破坏之后,她就希望还能来一场完美的婚礼,让她的人生不留遗憾。没想到沈其睿在不知不觉中就已经布置好了一切,真的太感动。

沈其睿任白若夏在怀里撒娇,他享受这样幸福的时刻。

“好了,你该穿上婚纱了。”说着,沈其睿已经示意让人把婚纱给拿了进来。

白若夏一看,不是上次在商场里看到的那个人吗?跟其睿在一起有说有笑的,当时她还误会其睿跟她有什么关系。

沈其睿好像看出了她的疑惑,便笑笑说:“这位是我特地请来的婚纱设计师,她的风格你应该会很喜欢。”

白若夏一脸羞愧,但也落落大方地跟对方握了握手。

沈其睿亲自为白若夏穿上了婚纱,单膝跪地,牵着白若夏的左手,“若夏,你愿意嫁给我吗?”

婚纱很符合白若夏的气质,一颗颗小钻石衬得白若夏更加地光彩动人,虽然怀孕了,但是高腰的设计完美地遮住了白若夏挺起的小腹,长裙拖地,白若夏就像城堡里要出嫁的公主。

白若夏不知道说什么,看看沈其睿,剩下的只有点头。她愿意嫁给沈其睿,很愿意很愿意。

然后,沈其睿和白若夏,这对王子和公主,双双坐上了婚车,往教堂驶去,一行三十三辆小轿车的车队跟在背后,意味着三生三世的爱恋。

另一边,陆遥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早上起来就看到家里到处贴着喜字,好多小轿车停在家门口,家里的人也都忙忙碌碌的,似乎只有她一个人在闲着,沈其巍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她看到沈其睿牵着白若夏从房间里走出来,才明白是这两人的婚礼。看着他们两个人脸上甜蜜的笑容,陆遥真为他们高兴,同时想到自己也真的好期望有一场婚礼,沈其巍真是的!一点都不明白她的心!

“好看吗?”沈其巍的声音从陆遥背后传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来的。

陆遥不想搭理他,转身想要去房间里换身衣服。

沈其巍一把拉过她:“去哪啊?我们还要给他们当伴娘伴郎呢。”

“我知道啊,所以去换件衣服。”陆遥没好气地对他,沈其睿都知道偷偷准备婚礼,他难道是傻的么。

沈其巍看她情绪有点不对,猜到了什么,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我给你准备好了,走吧。”话音刚落,沈其巍就拉着陆遥上了一辆车。

一路上,陆遥都没有搭理沈其巍。

到了一个类似酒店的地方后,沈其巍把陆遥推进了一个房间,自己则在外面等候。

陆遥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走进去,就看到里面有一个帘子。她伸手掀开,发现是两件婚纱。她的第一念头是,自己也要举行婚礼了吗?而且,还有两件婚纱随便挑吗?

她跑出去找沈其巍,发现他已经换好了礼服,不是伴郎的那种。她小跑抱上了沈其巍,轻轻地在沈其巍耳边说了一句:“谢谢你!”

沈其巍深情地看着陆遥:“亲爱的,不知道我有没有说过,遇见你已经用光了我这辈子的运气。余生我一定会好好呵护你。你愿意嫁给我吗?”

说完,沈其巍便单膝跪地,从口袋里拿出一枚戒指,微笑地看着陆遥。

“我愿意!”陆遥没想到这场婚礼会来得那么快,她刚刚还在羡慕白若夏,现在就成为了主角,但无论怎样,她愿意跟眼前的这个男人度过人生的下半部分。但是,在婚礼之前求婚,好像有点没诚意啊,唉呀,不管了不管了。

沈家的这场婚礼办得空前的盛大,几乎邀请到了全A市的有声望的人士。不管是娱乐类报纸还是社会类报纸,铺天盖地都是沈家双喜临门的新闻,婚礼上两对拥吻的照片成了报纸头版。这一天,所有的女人都希望自己是白若夏或陆遥;这一天,成了全A市的狂欢节。

几个月后。

白若夏进了产房,沈其睿、沈其巍和陆遥在产房外等待。

已经进去好几个小时了,白若夏还是没生。

陆遥很紧张,很担心白若夏,每每有护士出来,她都要问问白若夏怎样,到最后,护士直接不理她了。

“陆遥,你坐会吧。”沈其巍见陆遥走来走去,想让她坐下来平复心情,既不是产妇,又不是产妇的丈夫,没见过这么紧张的。

“11号病人难产,谁是11号病人的家属?”产房内探出一个脑袋,急切地问守在病房外的家属们,应该是情况很紧急吧。

陆遥一听,以为是白若夏难产了,直接晕倒了。

沈其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陆遥捞在了怀里。

“陆遥?陆遥?醒醒。”沈其巍喊了好几句,陆遥都没有反应。他就把陆遥送去检查,产房外只剩下沈其睿一个人,但他更紧张,一动不动。

当医生告诉沈其巍陆遥怀孕了的时候,他一时不敢相信,跟医生确认了好几遍,才真的相信,陆遥是真的怀孕了。

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呢?就好像摘到了天上的星星,就好像得到了期盼已久的礼物,就好像触碰到了地平线,好像千辛万苦到达了岸那一边,是那么地令人惊喜,那么地不可思议。

沈其睿望着还未醒来的陆遥,摸了摸她的小脸蛋,这个一直在他身边的女人,不仅成为了他的老婆,还带给了他世界上最好的礼物,这种幸福感无以形容,无法比拟。亲爱的,让我怎么不对你更好?

陆遥慢慢地醒过来,第一句话问的就是“若夏生了没?”

沈其巍没有回答她,而是对着她微笑了很久,那种笑让陆遥不明白是什么意思,是生了,还是没生?

良久,沈其巍才开口说:“亲爱的,你怀孕了,两个月。”沈其巍说的那么淡,其实心里早就高兴地不行。

“你说什么?”

“你怀孕了!你的身体里已经有了我们俩的宝宝!”沈其巍再重复了一遍,让陆遥听得清清楚楚。

陆遥突然就大哭了起来:“那我生他的时候,肯定比今天还紧张!”今天是白若夏,她已经够紧张了,要是轮到自己,那紧张的程度肯定以幂次方的速度增长,她不敢想象。

沈其巍见她竟然在担心这个,被陆遥的可爱给逗笑了。

沈其睿在产房外一动不动地坐着,仿佛时间过了很久很久,都可以再经历一次与若夏的相遇、相知、相爱和相守。

白若夏终于生了,医生出来告诉他是个女儿的时候,他才动了动,已经忘记了要去看看女儿,忘记了要去问问若夏怎样了。

爱得那么深,傻得那么认真。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