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途秀书城 > 都市 > 情亿:金融街爱情故事 > 270. 我眼中的项邺轩(结局)

情亿:金融街爱情故事 270. 我眼中的项邺轩(结局)

作者:晨晓晨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9-14 09:08:13

初见项邺轩,是在龙川桥。

他在晨跑。一身冷白,给曦光镀了一层冷辉。难怪大家戏称他是鬼谷子,想来是因为这种冷吧。

可是,我的相机却爱他。明明是一团冷,却莫名地成了一张黑白大片。随着快门的那声咔嚓,我的人生被彻底改写。

再遇项邺轩,是在机场。

彼此用一杯“橙汁”的老梗,相互钓鱼。我以为钓到了他,他以为钓到了我。随着那杯橙汁下肚,我们的人生轨迹彻底绞在了一起。

到底要看多少眼,才够爱上一个人?到底要走多少路,才够看透一颗心?

一个镜头,耳畔不经意拂过的一抹清润凉意,或是夕阳下的相拥一笑,就已足够。

根本无需时间的消磨、无穷的试探,更无需生死一线时的以命相护。

爱,甚至不需要所谓爱情结晶呱呱落地的啼哭力证。

懂得太迟,才绕了无处的冤枉路。

项邺轩说,他不需要公关,不需要洗白。他就是他,与不相干的人毫不相干。是否臭名昭著,他一点都不在乎。

当天台那道抛物线扬起,连带着整个世界被撬动下沉,闭上眼那刻,我也如是想,不相干的,一点都不在乎了。

包括这期节目,Sorry,各位汤粉,原谅我只能交白卷了,因为天地间,只存得一个值得在乎的爱人……

那幕天台惊魂,再次掀起轩然大波。翌日中午,一圆传媒发出的这封致歉信,成了五十一氪和信通社打响媒体战的引子。

荣耀地产前任老板娘离奇身亡真相……

荣家大公子潜逃米国途中在机场被拘……

荣家二小姐精神失常,一手策划三起谋杀……

现代雷雨式不伦戏码……

豪门丑闻被挖了个底朝天,沦为世纪渣男的金融鬼才沉冤得雪,甚至被媒体出尔反尔地合力塑造成了世纪痴汉。

要多少爱才有勇气从六楼纵身一跃?这个煽情标题几乎霸占了所有娱乐八卦的头版。

当天午夜,汤圆在急诊室早产诞下了小家伙。可惜,那个答应为小家伙剪脐带的人终于还是缺席了……

一切尘埃落定,已是半年之后。

机场,从米国洛杉矶飞来西京的私人航班落地。

汤圆和伍小薇,一人身前挂着一个兜袋,一大一小两个奶嘟嘟的小胖娃含着奶嘴,骨碌着圆溜溜的玛瑙眼,对视着。

“圆子,我觉得我们还是得隔离开艾维和小家伙。两个大老爷们,成天深情对望,基情四射。”伍小薇摇头,口无遮拦地玩笑着,“啧啧,万一扭曲了取向,可是一票菇凉的损失。”

“呵——小薇姐,别逗了,当妈了还老不正经。”汤圆捏了小薇一把。她垂眸,逗着怀里的奶娃娃:“小家伙,跟老干妈说,老不羞,老不羞。”

小家伙萌萌地眨巴着大眼睛,忽的,咧开嘴笑出一对小酒窝来。

“啊哟,小家伙。”小薇对小家伙的酒窝杀一点免疫力都没有。她凑过来,吧唧亲到了小家伙脸上:“真是个乖家伙。老干妈要是晚生三十年,一定倒追你。”

“哈——越说越离谱了。”汤圆忍不住笑着捶了小薇一拳。

“呜——”受冷落的艾维瘪着嘴,委委屈屈地哭了起来。

“哦,儿子不哭。老妈跟你开玩笑的。”小薇紧张地哄娃,吧唧吧唧一口气亲了儿子好多下,“儿子当然是自个儿的最好。老妈最喜欢你。”

易明德走了上来:“小薇,别惯着他。男子汉,动不动就哭鼻子。让他哭。”

小薇啪地打开丈夫的手:“我和儿子的事,你别管。w/w/w.⑵⑸⑻zw.cōm他才是我前世的小情人。老公都得靠边站。去去去……”她冲身后努嘴:“陪你的好基友去。”

易明德笑着直摇头。

汤圆停下步子,扭头笑看着身后:“你行吗?”

项邺轩推着轮椅,近朱者赤地接着着荤段子:“我行不行,有小家伙作证。小腿骨折而已,不影响身体机能的。”

汤圆羞窘地拍了拍额。拜托,轮椅上坐着的可是她的老爹!当着她爹的面,没分寸地开这种玩笑,真的合适吗?

她狠狠瞪了眼项邺轩:“项总,要不我借鉴一下莎莎的驯夫**,先上一招跪键盘,好不好?是不是这样,你就不会乱哔哔了?”

项邺轩没脾气地笑着摇头。

伍小薇已经捂嘴笑得前仰后翻。

汤父去米国手术苏醒后,虽然短时间还无法行动自如,但神智是清醒的。他笑看着女儿,慢吞吞地训道:“圆圆……不许……胡说。”

口齿虽然还是含糊,但汤圆已经心满意足了。她点头:“嗯,嗯,听爸爸的话。”她偏着脑袋,捏了捏儿子的脸蛋:“要学妈妈,听爸爸的话,知不知道?”

小家伙又咧着嘴,笑开了花。

“小家伙真爱笑。”伍小薇促狭地逗着小家伙,“这点随妈妈,喜面,讨人喜欢,才不要像爸爸,对不对,小家伙?”

“明子,你家的太没家教了。”项邺轩此言一出,伍小薇立时就翻了眼白。

“圆子,你家的太欠了。哦,说来还算不上是圆子家的。”伍小薇挑衅地冲项邺轩挤了挤眼。

从六楼坠下,要不是楼下早已铺好安全气垫,项邺轩恐怕早就一命呜呼了。虽然性命无忧,但小腿被荣巧巧砸得骨折,足足休养了小半年。加上小家伙早产出世,陪汤父去米国治疗,项邺轩压根腾不出手来办这件头等大事。

伍小薇此言分明就是逆鳞。

他当即就绷了脸。

“小薇。”易明德冲妻子摇头。

小薇有点心虚地吐了吐舌头:“开个玩笑嘛。”她搂过汤圆:“我很期待你们的世纪婚礼呢。要不……”她神秘兮兮地冲汤圆眨眼,“婚礼上颠覆一下传统,花童就用两个小美男好不好?瞧瞧我们的儿子,多俊啊。”

汤圆怔了怔。随即,她笑着耸肩别开小薇的手:“小薇姐,别闹了。”

“项邺轩,看到了没?No proposal,no yes。你看着办呗。”

“小薇姐,不是求婚的事。”汤圆笑看一眼项邺轩,多少有些羞涩地转了身,“走啦,老妈和莎莎他们该等急了。”

过去的一年,多灾多难,恍如一场噩梦。正如荣巧巧跳楼前说的,这一跳,是三全其美。

荣巧巧被强制送进精神病院。荣强强被刑拘,等待审判。

小文滥用药物,加上坠楼时头部先着地,虽然有安全气囊,但似乎精神问题更加雪上加霜了,好几次精神失常后,已到了认不得人的地步了。家人只好把她领回了老家。

小艾维彻底成了没妈的孩子。小艾维出院后,易明德怕刺激到小薇,一直没把儿子接回国。

小薇终是不忍,去米国看望汤父时,顺道偷偷看望小艾维。当小娃娃扎进她怀里那刹,她的心化了,心甘情愿地顶替成了他的妈妈。

一场浩劫,幸好身边在乎的人都还在,能家人好友凑上一顿团圆饭,是最幸福不过的事。

环岛酒店的顶层旋转餐厅,熟悉的包场,熟悉的音乐。

久石让的《天空之城》再次响起,不是小提琴独奏,而是钢琴。

聚光灯下,那个一团冷白的男人,像披着曦光,修长的指像在琴键上划出一道道彩虹来。

汤圆听得入迷,看得发痴。

如果你偏要问,到底要看多少眼,才够爱上一个人。

她只想说,每一眼都是爱。

爱在,离殇不再殇。

她噙着笑,含着泪,酒窝里填着的都是甜蜜的味道。

“呀——”小家伙正是好奇的月份,窝在妈妈的怀里,听着曲子,粉嫩嫩的小手儿不停朝爸爸那边招着,咿咿呀呀个不停。

“小家伙也想学钢琴对不对?”汤圆低眸,笑眯眯地问儿子。

“呀——”小家伙像是听懂了似得,咧嘴笑得酒窝填了蜜。

汤圆抱着他起身,朝钢琴走去:“那我们跟爸爸一起弹。”

当琴音被服务生打断,身旁添了一把凳子,项邺轩颇是无奈,却又是幸福地笑着直摇头。

好好的仪式,竟被自家的浑小子给搅黄了。

项邺轩一把搂过小家伙,故作嫌弃地亲了他一口:“谁叫是自己亲生的呢?准备好了吗?嗯?”

“你温柔点。”汤圆并肩坐在项邺轩身旁,生怕他的粗鲁伤着宝贝疙瘩,“我来抱着,你带着他的手弹。”

项邺轩再度无奈地笑着摇头。

一个音符一个音符,断断续续地跳跃,项邺轩带着儿子的小胖手,小心翼翼地点着琴键,汤圆则抱着小家伙送着左左右右。

两个大人累得不亦乐乎,小家伙笑得咯天咯地。

在座的一众亲友,皆被逗乐。

好不容易一段前奏终了,项邺轩松开小家伙,起身绕道钢琴后面,毫无征兆地抽出一捧花来。

汤圆看到那捧熟悉的深红,怔了怔,尚不及缓过神来,项邺轩已单膝跪在了她身前。

“小圆,嫁给我。”他一手献花,一手捏着戒指,深邃的眼眸虔诚得如两汪净水。

汤圆惊地搓圆了嘴巴。还不及她点头,怀里的捣蛋鬼已经扑向老爸,伸出小胖手去抓花了。

“儿子,不能抓!”项邺轩下意识地别过身体挡住那捧花。

小家伙卖萌恐怕是头一次碰壁,瘪着小嘴,一瞬间,就包了两汪眼泪,可怜巴巴地仰头望着妈妈,无声地告起状来。

“项邺轩,你吓着他了。”汤圆的注意力成功被混小子从钻戒和鲜花处转移。

若非亲生,项邺轩决计不会对这么个小混世魔王和颜悦色。他无奈地压低了嗓音:“这是你生日的那捧花。”

汤圆彻底被震住。她定睛瞧花。难怪眼熟,原来是当日那捧。

算算多久了?都一年半了吧。

“这花该成精了吧?”汤圆愣愣地伸出手指,轻轻地戳了戳花瓣。

项邺轩单膝跪着,实在有点崩溃的节奏。他竭力压着嗓子:“老婆,我的腿不经跪,是不是该先说yes,再探讨花的问题?”

汤圆差点噗嗤笑出了声。她弯腰凑到他耳畔,俏皮地笑道:“整的就是你,谁叫你机场乱哔哔。”

项邺轩张嘴刚想出声投诉,汤圆已傲娇地伸出右手凑到了他眼前。

她笑得眉眼弯弯:“准了,安吧。”

这种逗逼伎俩,项邺轩当真是见怪不怪了。他笑着,毫不温柔地把钻戒套在了她的手上。顺势裹住她的手,他配合她的逗逼节奏:“你可以吻你的新郎了。”

汤圆半点不扭捏,凑上去,对着他的脸吧唧就是一口。

“哇!”憋得快内伤的莎一刀和伍小薇异口同声地惊呼。

“真想再被人求一次。”小薇笑叹。

莎一刀更生猛:“项总,你拿到的可是买一赠一的好买卖,得大宴亲朋唷。”

哈哈,众人皆忍不住大笑起来。

项邺轩搂着娇妻爱子,笑得春风满面:“宴请你们吃一辈子都行。”

莎一刀夸张地挎过汤方的胳膊,帖在了他肩头,“老公,你该向姐夫看齐,朝土豪的队列大跃进呀。”

汤父汤母相视一笑。

易明德趁妻子笑得开怀时,握过她的手。这次,小薇没再甩开他。

金融才子的世纪婚礼,着实低调。没有海天盛筵,也没有大摆筵席。

他们挑在云客镇,慕容云客的院子内外,以天为幕,摆了十桌流水席。

除了打飞的而来的三桌亲朋,剩下的都是当地的老村民,项母的故人。

慕容云客证婚,高堂座上是汤父汤母和项斯成。

“小圆,恭喜你们。”项斯成抿一口媳妇茶,塞上了红包,“小轩以后就拜托你了。”

这对父子虽然尚未冰释前嫌,但至少迈开了第一步。汤圆笑着接过红包:“谢谢爸。”她扭头,对项邺轩笑得温柔:“老公,愣着干吗?给咱爸斟茶啊。”

这世上,恐怕也就汤圆有这本事。项邺轩虽然面色不好,但终究还是恭恭敬敬地敬了茶。

质朴的婚宴,弥漫着爆竹特有的幸福味道。

爆竹燃放后的碎纸屑从村头到村尾,把古老的青石砖铺上了一层薄薄的红地毯。

汤圆一步一步,嘴角含蜜地踩着纸屑。

“婚礼是不是太简单了。”项邺轩搂着她,随着她的节奏,慢慢徜徉在小径上。

汤圆歪着脑袋看他,笑道:“这还简单啊。十桌流水席呢,听说是云客镇最体面的排场了。我本来就想盖个戳,家里人围着吃顿饭的。”

“你真好养。”项邺轩笑着更加搂紧了她,“这笔买卖,我赚大了。”

“傻帽!”汤圆踮起脚,捏一把他的脸,哧溜就溜出他的怀抱。她拍手哈哈笑:“项邺轩,嫁给你,我是不是一跃荣登福布斯华夏阔太榜了啊?该有多少菇凉羡慕嫉妒恨呐。你太傻了,破财又破身,啧啧。”

项邺轩被逗笑了,一把拽住她的手:“你以后别跟伍小薇和莎一刀胡闹了,都被她们带污了。”

“No,no,是你不了解我。以后啊,我也要你每天都认识我多一次。”十月新娘,穿着红彤彤的喜裙,笑起来连夕阳都要失色,“项邺轩,要不我们比比看,看谁跑得快,先到古塔。谁输,谁晚上起来喂小家伙。”

话未落音,她已挣开他的怀抱,两手提着喜裙,轻快地一路小奔起来。

“下次能不能换点新鲜的,总欺负残障人士,很不人道。”项邺轩自黑,却还是乐颠颠地配合她追了上去。

汤圆咯咯笑:“欺负的就是你。咱家,我是一把手,小家伙是老二,项总,你是老幺。”

此言一出,项氏笑弧再盖不住了。

古塔塔尖沐在夕阳里,闪着晶亮微芒。

汤圆一路朝那微芒奔着。她扭头,项邺轩正笑着朝她追来。她笑得更加灿烂,扭回头,她望回塔尖,对着那片微芒,向那里的高堂暗暗许下再一个承诺。

粑粑麻麻再也不分开了。

【亲们,总算完本撒花咯,谢谢各位一路相陪。不知不觉居然写了近90W字,我也是被自己吓到了。还是第一次写这么长的篇幅。大半年时间,一路追更的亲,太不容易,请收下晓晨的膝盖,嘿嘿。有亲要番外福利,等十一从英国哈皮回来哈,另,诚征小家伙的大名,HIAHIA 】

【最后,下一个故事已有题材,轮到古言啦,呃,应该是耳目一新滴人设故事,敬请期待,哈哈】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