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途秀书城 > 历史 > 大魏春 > 第二百零三章 冲阵(二)

大魏春 第二百零三章 冲阵(二)

作者:眀志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04-05 04:39:30

李承志从来都没说不让骑兵冲阵。

不然他不会给骑兵讲解那么多与冲击有关的战术。

曼古歹也罢,狼群、回马箭也罢,以及重装骑兵的集团冲锋,都包含有袭扰包抄、斜面切割、侧面冲击等战术。

他说的是,不能正面冲阵。

就如眼下,三四千叛兵乱哄哄的挤在寨墙下,连队列都没站好,何来的“阵”而言?

连这样的机会都抓不住,还带什么兵,打什么仗?

……

见李承志出动了骑兵,李文孝猛松了一口气。

他不是怕李承志看不出来这是自己有意布置,送给他的第二份大礼,而是怕李承志不相信他。

这等老谋深算之辈,哪里像个还未弱冠的少年,又怎会轻信于人?

就只凭自己射过去的那封降书?

别做梦了……

哪怕李承志心中已九成九肯定自己已有反意,真到用的时候,也会百倍提防……

这些时日,李文孝夜夜惊醒,时时都会惊叹:如李承志这般,才该是天神眷顾之人。

也只求老天保佑,他能言而有信……

“大将军,敌贼出动了骑兵……”一声惊呼,将李文孝从感慨中拉回现实。

他怒目一瞪,厉声斥道:“慌什么慌,区区千余骑兵,何足挂齿?传令,前军列阵迎敌……弓驽炮兵等即刻射击……”

亲信猛的一愣。

前军依旧乱哄哄,连阵伍都未列好,如何迎敌?

墙后的弓驽炮兵射界全被挡着,怎么射?

但是谁也没想到,白甲贼出动的竟然这么快?

从大将军下令出击,再到白甲兵出营列阵、及派骑兵来攻,撑死也就过去了一刻。

太快了……

亲信压根就没怀疑这是李文孝有意为之,心里只怪白甲军太强。

看了看依旧乱糟糟的前军,亲信急声说道:“大将军,莫不将营寨拆去一段,先让前军回营,让出弩机和炮车?”

李文孝脸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暗暗冷笑。

哪还来得及?

你以为白甲营只是出动了骑兵?

要只是这点手段,李承志就不是李承志了……

他微一点头:“拆……另派督战营出动,但有乱阵者,就地格杀……”

说着又一回头,看着身边的法光:“军师以为如何?”

法光只带过僧丁护过几天寺院,懂个毛的兵法?

再者,但凡出战,必定出动督战营,这已成了叛军的定例,法光一点都没怀疑李文孝的军令是不是有问题,想都没想就回道:“大将军下令就好……”

像“拆营”这般复杂的军令,只靠一伙贼兵,根本不可能靠旗令传递下去。

随着法光一点头,亲信当即派出几个令兵,跑去传令了。

看着即将奔至营前的敌骑,法光额头上已是隐隐见汗。

上一次,李文孝和李承志都已打完罢战了,他才被刘慧汪派来监视李文孝。所以只是听说白甲军战力无双,但感受不是很深。

但今日却是他亲眼看见的:义师出动的明明比白甲兵要早,但白甲兵已然出营列好了阵,甚至已派骑兵攻了过来,己方却连营都还没出利索?

高下立判……今日才见白甲贼之威?

法王钧旨:大将军并法光等,需将白甲贼敌尽数牵制于西翼,不可令其分兵,更不可使其冲进营寨……

但这眼看就要冲进来了,李文孝能不能顶的住?

心里惊疑着,法光眼睁睁的看到,那千余贼骑冲到了阵前,就如一柄烧红的铁刀插进了猪油一般,斜斜的撞进了前军。

李文孝眼皮微跳,嘴角止不住的抽动了一下,差点喝出一声彩来。

李承志果然不愧为李承志,眼睛之准,战术之准,令人叹服……

李文孝佩服的是,今日的李承志一反常态,竟然不射箭了,反而选择硬碰硬刚?

那队骑兵根本没有远射,连弓都没有解,而是直插敌阵,只凭马的冲击力直撞而来。

甚至连骑枪都没用,骑士全抽出了刀,分明是要砍杀。

但恰恰是这种最为直接的攻击方式,给人的压力才最大。比什么箭如蝗雨之类的压迫感强多了。

李文孝已然料到,不出十息,前军必乱。

也肯定是那个时候,李承志才会使出杀手锏……

其实根本不用他预料:

这些天,真打也罢,做样子也罢,叛军与白甲军每日都会接战。虽然规模不大,但也算了解了一些双方的战术和习惯。

叛军不用说,李文孝纯粹是在拿人命填,变着法儿的在给李承志送人头。

而李承志则是:能远攻的绝不近战,能用箭绝不用枪,好像把士卒的命看的比他自己的还重。往往都是叛军连白甲兵阵前十丈都摸不到,就被射溃了。

所以胡信刚带骑兵出了阵,叛军前军的兵将就让兵卒举起了盾。

原以为会像以前一样,骑兵会先试阵,骑射一到两轮,试出各处军力强弱,白甲兵才会具体应对,或派车兵,或派白骑。

哪知竟直接冲了上来?

贼兵抛盾的抛盾,捡枪的捡枪,但哪里还能来的急?

只听一阵稀里哗啦的重响,随着惨叫声,无数的人头断肢冲天而起,血液四处乱飚。

“看……看看……”胡保宗激动的浑身直抖,竟像是要跳起来,“贼军简直不堪一击……”

不堪一击?

那是李文孝配合的好。

李承志冷冷一笑:“那等遇到吐谷诨的胡骑,你也如今日这般冲一冲试试?”

似是正打鸣的公鸡被攥住脖子,胡保宗的叫嚷声戛然而止。

他翻了个白眼,学着李承志的口吻说道,“我脑子又没被驴踢?”

“那你鬼叫什么?”李承志怒道,“再敢让我分心,就滚进去陪张司马和延容公……”

胡保宗猛的一缩脖子,连大气都不敢出了。

太过激动,竟忘了李承志正在观阵。

李文孝还真没料错,哪怕已然认定不会有诈,李承志还是不敢大意,正紧盯着叛军大营,防备李文孝藏了伏兵。

但看叛军前军越来越乱,后军却不见动静,李承志才慢慢的放下心来……

乱!

不是一般的乱。

出了营的叛军背靠着寨墙,退无可退,等于是被黑骑挤在角落里。

后面虽有贼兵在拆营墙,但一时半会哪会拆那么快?

更搞笑的是,唯一的出口已被督战队堵死,出了营的贼兵想进都进不去。

到此时,才有机灵些的贼将反应过来,前军和督战营接到的军令竟然是相反的?

李文孝令前营立即刻退回营寨,尽快为弓弩炮兵让出射界,而督战营接到的军令,却是不能让前营乱阵?

只要往后退,哪有不阵形不乱的道理?

你以为是对面的白甲营,往营里回撤的时候是倒着走的,照样能杀敌?

更关键的是,李文孝压根就没提过若是来不及退,是不是要就地防守,或是反击?

只是要求退……

但凡有一个字提到退不了就冲,或是杀,叛军前营也多少能提起些斗志来……

被黑骑当猪羊一样砍杀着,叛军前营的士气降到了最低谷,一时间简直乱成了一窝蜂。

胡信也是大胆,竟当墙后的弓兵是摆设,紧顶着叛军的寨墙砍杀着。

就隔着一堵墙,一群弓军、驽兵心里急的冒火,却不敢开弓拉弦。

敌人和自己人早混在了一起,这箭射出去,天知道杀死的是谁?

炮兵更不用说。

因为李文孝压根就没有下令炮兵整备过,投石机上连牵引的绳子都没拴。

而且双方离着这么近,与其用投石机往外抛,还不如直接抱块石头朝外砸……

此时的局势便成了:营外的叛军人挤人、脚踩脚,别说反击,连枪予都举不起来。

督战营死死的堵着寨门,准备只要有人往回逃,就会抽刀砍杀……

一墙之隔的弓弩炮兵急的跳墙,却无计可施。也有胆子大的正端着弓弩瞄着,但射出去一箭,十之六七伤的是自己人……

另外还有一队,正在又快又急的搬着拒马,挖着寨墙……

看着如此乱相,法光隐隐觉的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

他正准备让李文孝想想办法,如何扭转局势,突然听到“轰隆”的一声。

抬头一看,竟是一段刚刚被挖松的寨墙,直接被前军给冲破了。

那本就是给前军退回营寨用的,但不该是这般的退法:像是河堤上被破开了个口子,营外的叛军疯了一般的朝里涌。

叛军如梦如初,才反应过来:寨墙是木制的,只要力气大,完全可以冲开……

“冲啊……”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被骑兵杀的上天无路,下地无门的这些乱兵,竟齐齐的转过身,全向寨墙撞来,竟连身后砍杀的骑兵都不管了。

后面的疯了一般的往前挤,恨不得把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一层接一层,靠墙最近的那一层哪里能站的稳脚?

许多都被顶的撞上了拒马,削着尖的木刺直接穿胸而过……

“轰隆……轰隆……”随着震天般的惨叫,寨墙一段段的被撞开。密密麻麻的叛军冲进营寨,只顾往前跑,哪管你前面有什么东西,老子先逃回一条命再说。

而恰恰这一段营墙之后,就是弓兵、弩机、炮阵……

先是弓兵被冲散,而后是弩兵,又是炮兵。

如果不想被绊倒,不想被踩死,就只能跟着一起跑。

一时间,竟真如洪水决了堤,数不清的乱兵直向李文孝的中军扑来。

“督战营,给我拦住,拦住……冲阵者格杀无论……”李文孝厉声大吼着。

但督战营虽称“营”,却只有一旅兵,又能拦的住几个?

刚刚冲过去,刀都没来的及举,连督战队竟都被裹挟了进去……

看着乱成一窝蜂似的敌营,胡信被惊的目瞪口呆?

感觉都还没怎么打,叛军的前营怎么就溃了?

一时间他竟不知道跟着冲杀进去,还是撤军回营。

正愣着神,突听几声鼓响。

胡保下意识的一愣,而后猛的一扭头,就如见了鬼一般,不敢置信的看着李承志的帅旗。

天见可怜,这跟着李承志打了多少仗了,竟然才是第一次听见李承志敲响了全军出击的令鼓?

胡信还以为,这辈子估计是听不到了……

一股热浪涌上心口,胡信猛的回过头来,刀锋往前一指:“冲……”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