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途秀书城 > 科幻 > 快穿攻略之甜蜜小联盟 > 第899章 ,回去

快穿攻略之甜蜜小联盟 第899章 ,回去

作者:江麦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0-10-18 18:03:20

赶了好几天车,蔺玖和吴极最终还是在太后寿诞当天赶回了宫。

“翩鸿,你这孩子,这出宫好几年不想哀家的?今天哀家生日才回来是不是还不打算回来给哀家祝寿的?”

一看到蔺玖和吴极,太后最先拉起蔺玖在吴极手中养的白白胖胖的手念叨道她们的“不贴心”。

“哪有太后,翩鸿在宫外想死你了,是皇上他不让车夫赶路赶快点,这才在路上耽误不少时间的。”

被太后“责怪”的蔺玖,扭头就将吴极给出卖了出去,一脸嗔怪的看向坐在旁边悠闲喝着茶的吴极说。

“傻孩子。皇上这是思虑你……”

太后亲昵的抚了抚的蔺玖的头发说道。

后面还没说完,就被吴极打断说:“额娘,时间不早了,该去宴席上。”

“行,你们两人感情好我也乐意见。”

心里跟个明镜似的太后,婶婶深深看了一眼吴极,拍了拍衣袖,站起身挽着蔺玖往前走说道。

太后寿诞宴席上,因吴极“后宫空虚”故这次邀请了不少大臣及顺带过来的“美貌无双的女儿们”。

一早就发现这一现象的蔺玖,好似被一大群人围攻踢翻了醋坛子般,语气直酸的死人对着旁边正襟危坐,不怒而威当今皇帝吴极说道:

“吴极,这下一回宫你艳福不浅啊!胖的瘦的应有尽有。”

“我喜欢你这样不胖不瘦的。今天可有你的艳福可享?”

面对突然被踢翻醋坛子的蔺某人,吴极处变不惊,张嘴就来说道。

“……”喝了不少酒的吴极,声音低沉,特意压下声音微微低头说话时,蔺玖早就被撩的心一砰一砰的,随后而来的“段子”直接羞她的脸通红,说不出来话来。

“宿主,你脸皮变薄了哟!”

250打趣道。

“……,你来我旁边试试?就算你宿主脸皮如铁也受不了,吴极不错!撩的人心一突突的。”

“……”

一兴奋趁吴极不注意,又是一瓶果酒下肚的蔺玖,脸红的似血直滴下来。

“又喝完了一瓶果酒?”

“嗯!”

蔺玖举着酒杯朝吴极重重的点了点头,痴痴的笑道。

“千翩鸿你是又不长性!”

撂下这句话后,当今皇上皇后在当朝所有臣子的亲眼目睹下,临时决定提前下了宴席。

“还喝不喝酒?”

深知蔺玖“德行”的,吴极一把抱起她往勤政殿走。路上不忘教育道。

哪知道喝多酒迷了心智的蔺玖傻愣愣的应答说道。

“喝!甜甜的。”

“给我尝尝。”

“我没酒啦,我叫湘竹给你送过来”

“不用麻烦,有现成的。”

吴极直接亲上蔺玖的嘴巴,把她放倒在床上后,殿内突然变得一片漆黑。

在宫里整整呆了一个月,御膳房各个地方菜的厨子尝尽,跟早已在太后身边提升为一等宫女的湘竹,将这些年彼此发生的事情聊尽。

一颗心早已丢在外面的蔺玖对于千篇一律,枯燥无味除了逛园子,听戏的宫中一下厌倦了下来,而一直紧紧跟在蔺玖旁边去逛去玩的吴极发现了,说:

“千翩鸿,是不是想回去了?”

“想!”

“那我们就出宫。”

这样的对话在蔺玖脑海里似乎是似曾相“说”过,一细想便想到之前要回宫的是自己,要出宫的也是自己,而吴极无一例外的就是同意跟随,问道:

“吴极,怎么我去哪你也去哪?”

“你是我妻子,我是你丈夫!难道不一起?”

“一起一起!我就随口问问。”真开心!大帅仔真好!

表面上蔺玖面对吴极危险的眼神,急忙表明自己真心说道。

出宫之际。

“太后娘娘,下次翩鸿回宫的时候再跟你好好聊天。”

蔺玖紧紧抱住在宫里“丽贵人”时期便对她无比照顾关怀备至的太后,十分不舍,说道。

“翩鸿,下次哀家见你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说不定得是哀家薨了。”

“不会的,下次来宫里见你一定是喜事。”

上车后,蔺玖探出头来使劲朝太后挥手,直到宫门关闭。

两个月后,正如蔺玖所答应的再次回到了宫中,却不止两人。

“太后娘娘,翩鸿回来看你啦。”

一见到太后,蔺玖便欢脱的像跳跳虎般一弹一跳的奔向了他。

“翩鸿,你小心点身子,如今大了身子可不敢这么蹦的。”

一看到蔺玖跳进来的身影,太后连忙催促站在旁边的湘竹上前扶着点。

“太后,没关系的现在我过了三个月,胎像稳妥,况且翩鸿这样蹦蹦说不定他以后定能像皇上一样骁勇善战,骑马射箭样样精通。”

“翩鸿,像皇上也好像你也好漂漂亮亮的招人喜欢的紧。”

尽管在同皇帝对比下,太后依然毫不掩饰对于蔺玖的喜欢。

蔺玖和吴极两人回到宫外小院子,才过了大半个月,蔺玖吃饭就吃不香的,一闻到过于香的过于臭的味道不到一秒就容易干呕起来。

“你不会怀上了?”

“吴极我是不是怀上了?”

两人极其同步几近相差无几说道。

联想到第一次怀孕的种种,干呕,食欲不振,这次几乎就是第一次的翻版。

“思孩成瘾”的两人连忙外出寻大夫谈个究竟,最后结果依然是不出她们的预料,怀上足足一个月有余。

时间一对上,往前稍微一推导两人便知是在宫中太后寿辰那天晚上,蔺玖喝的晕晕乎乎的那天成事的。

针对在哪养胎,两人头一次出现了分歧。

“千翩鸿,你就在这儿好好养胎,我一个人照顾你就足够有余。”

吴极坚决主张在院子里养胎,毕竟接触的人少,也可以避免不少麻烦和预谋。

“吴极,我要回宫!之前跟太后都说好不久后会回去看她,这不就有了喜事?”

“不行,你就在这儿给我好好待着。”

250:“这话好像也似曾相识啊!之前吴某人你不是坚决阻止我家宿主去学瓷器的?后来不仅学了还学了个精通。别挣扎了大兄弟。我宿主就是一头牛,她决定的事谁也拉不回来。”

最后正如250所料,吴极完败在蔺玖手里,两人再次赶往宫中“养胎”。

怀胎十月,蔺玖觉得自己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每天吃了就吐,不吃吐的就得是酸水,只得硬逼着自己喝了吃下去。

“吴极,这次怀孕明显比上次累!”

孕晚期,手脚浮肿到稍微动一动,轻轻走上一步瞬间体会到“酸菜面”的酸爽的蔺玖,躺在床上,睁着眼睛,满满都是绝望。

“生了这个我们就不生了,这个可能像你多一点,闹腾。”

“闹腾就像我了?”

蔺玖被吴极的说法一下气的不打一处来,稍微扭了扭头,随手拎起一个枕头就是一砸。

“像我像我。”

吴极抬手一个眼疾手快便一把接过枕头,生怕下次扔来的不就是枕头,而是“夺命胸器”的大刀子,更怕蔺玖一认真动了胎气的吴极连忙告饶道。

“这还差不多。”

“吴极,你喜欢男生多一点,还是女生多一点?”

蔺玖脑子里突然蹦出这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便索性给问了出来说道。

“我喜欢你多一点。”

“别打岔,说个准确的而且是你第一念头之下想到的答案。”

在蔺玖的“三令五申”下,吴极正色稍微停顿了会儿,思考后说道:

“我喜欢男生多一点!”

吴极转头看到“你看你看,我就猜的没错,你们男人都是这样子的人”露出明显鄙夷和稍显落寞的神情的蔺玖后,“视而不见”继续往下说道:

“女生就算是朕的亲女儿,最后还是不可避免的挨你这一关,那朕宁愿他是个男孩在战场上杀敌报效国家。”

“宿主,你老公好会撩啊!”

“那可不是。”也不想想是谁把他培养出来的?

“不过朕的私心希望你生女孩更好一点,像你很漂亮很开朗。”

“我也希望像我,漂亮的像一朵花,最后插在牛粪上!”

“行,那就生女孩!”

两人举起手掌拉起了勾,正正经经的像个孩童时期欠一颗弹珠时,第二天务比得带回来拉的勾。

如果被大臣们对于吴极长时间“虎视眈眈”的女儿看到,她们梦中男神被眼前“不知脸皮有天高的”女人形容成牛粪,肯定群起联合向蔺玖发起猛烈进攻。对于吴极应了下来自己是牛粪的说法,说不定更是能让她们吃惊的下巴都合不拢,这不是她们所看到所听闻的“高冷皇帝”。

十月怀胎,蔺玖最终违背两人的愿望顺利生下了个“小吴极”。一从稳婆惊喜报喜声里得知自己生下了个男娃,蔺玖本就用的差不多的力气,一下被气的两眼直发白,直晕了过去。

“怎么是个男孩?”蔺玖原本想着生一个自己缩小版的女孩子,教她谈恋爱,教她怎么样撩男生……蔺玖单单想想就觉得兴奋,现在生了个什么糟心玩意儿?

“朕也想要个女儿的,像你一样漂亮的小棉袄,现在……算了。”

“吴极,我们要不要跑路?”

蔺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早跑路之后的一切与我无关”,跑路跑的快“儿子就追不到我”。

250:“宿主,你看看你说的什么鬼话?这可是你自己亲生儿子啊可是!……我说你我都说不下去,你等下看看吴极怎么说你!”

“跑,现在就走。”

“行”

250:“……真是一家人进一家门”

意见一致的两人,火速的收拾了几件常穿的衣服和点银子后,踏上了跑路的路程。

从小就不被父母的待见,早早扔下他独自享受双人世界的吴朝杨,便在太后的抚养下一直到长大,成为一国之君。

“母后,您别太伤心有伤身体父皇肯定不希望看到你这样,父亲之前便跟我交待过把你接回宫中安养晚年。”

吴极于六十岁时,突发恶疾薨了。

“朝杨,你可知道你父皇对我说过最多的一句话是什么吗?”

吴朝杨闻言,头脑毫无思绪摇了摇说道:

“儿臣不知。”

“他说啊,千翩鸿你想做什么就去,朕陪你。”

蔺玖收紧了紧紧藏在衣袖口的物体,不流露分毫痕迹,说道:

“现在该换我,得是我主动一次陪你父皇去去了。”

蔺玖扬起手中的刀,精准手法却笨拙的往脖子上使劲一割,血溅的四处到处都是,瞧着棺木上不小心飞溅上一颗,蔺玖轻轻用衣袖擦掉这一滴血迹后,安安静静靠在了上面。

后面的宫女奴才皆被自己所看到一切惊到,纷纷乱做一团不知如何是好。

已八十高龄的太后一得知蔺玖追随吴极殉了情的消息满脸的不相信,就算身旁的湘竹红着眼,声音一度哽咽到说不话来说道:

“太后娘娘,丽主子真的没了。节哀。”太后依然不相信。

“怎么可能?我的云儿怎么可能会死怎么可能会死?”

在外人看来,太后似是年老脑子不太清白,鬓发微散的只一个劲的在反复说着胡话。

湘竹却不这样认为,一次无意中亲眼目睹在太后手里摩挲到纸张冒着卷边的女孩画像,与以前同丽贵人经历的种种一一对应了起来。一下明白到其中的曲折。

而太后看似发傻实质上说的却是实话,深藏了她心里好几十年的秘密。

知当今太上皇吴极为太后所生,却不知太后闺中同心爱之人,未婚配之际便已偷偷初尝禁果珠胎暗结,原本两人说服两方父母即将结亲之时。只因正值选秀的开展,在父族与母族的重重压力之下,方才服药紧急诞下肚中孩儿去参与选秀为所谓的家族“争光”,成功参与选秀大会并成为后宫佳丽三千人的一员。

太后原生孩儿只在八岁之际匆匆见过一眼,后要么由于妃子出宫守备森严,要不由于孩子那边出了问题,两母女迟迟没见过第二面,直至孩子十四岁时急患天花,不治而亡。

故她一直是太后心中深沉且深重无比的心病,直到与她面容相差无几,相似程度可以说的上是一母同生的蔺玖出现在了她面前。

她急于把一切能给的都给予到她身上,甚至在某一种情况之下,她在连自己都发现不了的时候,对于蔺玖超过于吴极的存在。

原本年老神智不清楚且在亲生儿子吴极,忘年交更是充当着她“亲生女儿”代替者身份,让她尽到以往作为“她”母亲时的未曾有过的母爱的千翩鸿接连逝去,心理最后的一道防线随之崩塌。

疯疯癫癫抱着被湘竹撕去旁边题字“爱女云儿生辰所画之作”的女童画,时而欢跳的蹦来蹦去时而悲伤的随意拉上一个人哭诉起来。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