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途秀书城 > 仙侠玄幻 > 名剑归尘 > 86 黄雀在后

名剑归尘 86 黄雀在后

作者:绿竹飘香 分类:仙侠玄幻 更新时间:2020-10-18 09:25:40

“别来无恙啊,香草公子?”莫小霞笑靥如花。

“什么……竟然……竟然是你们两个小娃娃?”香草公子惊愕不已。

他对这两个人再不熟悉不过了,先是干掉黑风寨,毁掉他的身外化身。又在不久前,烧死朴金花,毁掉无涯洞。现在,竟然又打上门来,要烧毁他的真身。是可忍,辱不可忍。

“好你两个小娃娃,接连坏我好事。本公子不去找你们,你们倒好,竟然送上门来。既然来了,就别想走了。”香草公子气急败坏。也难怪,任何人,遇到他这种情况,如果不气急败坏,倒也是奇怪了。

“哎呀,云旗哥哥,这家伙好凶的,吓死我了。”莫小霞娇嗔道。

“小霞别怕,有我在呢。对了,香草公子,陈秀莲阿姨要我给您带个好。”李云旗说着,又往他身上加了几把火。

“该死,该死……”香草公子在挣扎中痛苦,在痛苦中咆哮。

终于,他不再咆哮,叹了口气,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本公子栽在你们手上,倒也是不冤了。只要你们放过我,香草宫中所有金银珠宝,尽归二位所有。事后,我也不再追究。”

“杀了你,难道还会有人跟我们抢?”莫小霞冷笑道。

“不再追究这种鬼话,骗骗小孩子还管点用。我们可没忘,你是个活了不知多少年的妖怪。一旦让你脱身,我们还有命活吗?”李云旗淡淡的说。

“云旗哥哥,跟他费什么话?这种伤天害理的妖魔,人人得而诛之。”莫小霞拔剑在手,就要刺向他的心窝。

“别,别,还有……”香草公子惊呼道,“这颗九阴玄丹,我已经化去它的阴煞之气,你们拿去服用,一定可以脱胎换骨,功力大增。说不准还能成就仙根呢。到那时,我哪还敢去找二位的晦气呢?”

“哦?有这回事?”看了方才那一场奇幻的争斗后,二人对他的话却也有些相信了。

“只是,我努力了数十年,这‘九阴玄丹’也才炼成一颗。要想有效,只能一人独自服下。要不,你们二位商量商量谁来服下?”

原来,这香草公子歹毒至极,此时此刻,还在指望他二人自相残杀,他好寻隙逃走。

他自诩活了数百年,深谙人性的弱点。

只可惜,他终究是算错了。他低估了,另一种更纯粹的感情。

“见你的鬼去,我们爱怎么服就怎么服。”李云旗和莫小霞厌恶地看了看他,各自抽出宝剑,将那香草公子劈成几节。

地上几段躯体,依旧燃烧着,兀自在那儿挣扎。

他二人懒得再看,抓起玄丹,便要就此离去。

——

突然,一种危险的感觉袭来。

“小霞,小心!”李云旗想也不想,用身体挡住了莫小霞。

“云旗哥哥,你怎么了?是谁?”莫小霞紧紧搂着他,怒视攻击来的方向。

“原来,是你?究竟是为什么?”李云旗满嘴是血,愤怒的注视来人。

只见那人白衣白面,手中的火器正对着二人,却不是白剑是谁?

白剑哈哈大笑:“二位少侠,这‘九阴玄丹’功效神妙,堪称神药。既然分开服用药效大减,却是大大的浪费。浪费可不是什么好习惯,不如就交在下来服用,如何?”

“想不到啊,区区玄丹的魅力竟然如此之大。更想不到,这江南霹雳堂的火器竟然如此厉害。那左右护法岂非,已经丧生在你的火器之下?”李云旗叹道。

“哼,左右护法算个什么?我要杀他们,简直是易如反掌。”白剑轻蔑地说。

“既然如此,香草公子已经被消灭。我们也没什么遗憾了,玄丹,你就拿去吧。小霞,给他吧。”李云旗对莫小霞使了个眼色。

“算你们识相,我保证,会让你们死的舒服一些。”白剑狞笑着,一步一步地走进。

莫小霞不甘地伸出胳膊,递过“九阴玄丹”。

白剑伸出手去拿玄丹,当他出于这个姿势的时候,便没办法保持拿火器的姿势了。

这也是李云旗要的效果。

就在白剑接触玄丹的那一瞬间,重伤的李云旗,突然跃起,一剑砍向他另一只手里拿的火器。

要知道,李云旗这骤然发出的一剑,可是灌注了全部的内力。那柄火器在他的全力一击之下,碎裂成数段,再也无法使用。

李云旗又倒下了,毕竟伤得太重,这一击又耗费了许多心力。

“云旗哥哥。”莫小霞赶忙扶住他,心急如焚。

“小霞,不要管我,杀掉这个阴险的家伙。”李云旗指着白剑,愤然道。

“好,你放心,我这就给你报仇。”莫小霞手持苍霞剑,恨不能立马将来人撕得粉碎。

“哟,原来少侠是要来这一手,那我就领教领教这位女侠的高招。”白剑也不气恼,竟也拔剑在手。

“贼道,没了火器,你以为自己的那两下子,够看吗?”显然,莫小霞说的是,在那无涯洞外,白剑跪地求饶的事情。

“常言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不试试,怎么知道呢?”白剑举剑便刺。

“我倒要看看,你能刮出什么花样。”莫小霞将所有的功力,和愤怒之情,都向他撒来。两人迅速战在一起。

可是,意料之中的压倒性的优势,并没有出现。

莫小霞越战越心惊,这白剑哪里还似白天那窝囊的样子?他内力深厚,剑法凌厉,分明是一个高手。

莫小霞所学皆是上乘武功,只可惜她所学太杂,又缺乏耐心,是以每一门功夫都没有达到登峰造极的境界。

况且自从得了龙剑魂之后,她每每遇到危急时刻,便以龙剑魂御敌。反倒愈发依仗这张底牌,竟更疏忽了自身的修炼。

对付一般的高手,自不在话下。但若是面对顶尖高手,而龙剑魂又使不出?那岂非陷入绝境?

现在,似乎正是这种情况。

幸而,她天资聪慧,又爱玩。因此对化气凝实和孔雀东南飞这两门轻功,却是领悟极深。现在与白剑对敌,便是仗着什么的优势,数次躲过致命的一击。

“小女侠,你倒是能不能好好打了?总这么躲来躲去的,真叫人心烦。”只见他一声怒吼,周身竟散发一股极强的气劲。

莫小霞猝不及防,被弹射开来。幸而她的化气凝实也有一点真气护体,才没重伤,却也是胸中气闷。

“先天罡气?”李云旗不觉惊呼。他在青云山曾亲眼见过,清风道长便有先天罡气。他自己,也曾有所收获。而眼前这人的气墙,比起清风道长,竟然也不遑多让。

想到这里,他不觉惊呼:“住手,你根本不是白剑?是也不是?”

“哦,没想到你竟然能看出来,倒是把你想简单了。”“白剑”收了招式,饶有兴致地说,“你倒是猜一猜,我究竟是谁?猜对了,我可以考虑放这位小女侠一条生路。”

“我猜,白天在无涯洞外,死的并不是卢不平,而是白剑。是也不是?”李云旗艰难地说。

“不错,好眼力,能说说,是怎么看出来的吗?”“白剑”静静地看着他。

“其一,我们当时试过,白剑武功平平。不光是他,就是他师傅朴金花,武功也不怎么样。而卢不平,却是香草宫的堂主,我们既没有废掉他的功力,也没有将他打成重伤,又怎么轻易被白剑杀死呢?”

“仅凭这一点,你就能断定?万一白剑偷袭他至死呢?”

“是有这种可能。不过,你并不知道,在卢不平和黄青丘进洞搜寻的时候。我们曾经审问过白剑,他吓得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对于香草宫却也只是来过几次,远没有你了解。”

“这么说,我好心帮忙,却是露出了破绽?当真是百密一疏。”

“还有一点,你今晚带我们闯进道道关卡的时候,能把很多巡防卫士斥退。如果是刚刚升任堂主的白剑,又怎么能做到?所以,答案只有一个,你本来就是宫中地位极高的人,给他们看了你的本来面目。”

“你观察得倒是很仔细。”

“更何况?以白剑的身手,即便是偷袭,又怎么能一招干掉三个密宫护卫呢?”

“这么说,我真是破绽百出了?”

“你知道就好。最可疑的,是你单独去面对左右护法。以我对白剑的了解,他如果当真拥有这样的实力和勇气,也不会被我们要挟前来了。所以,答案只有一个,你便是卢不平,你先趁我们换衣服时,反杀了白剑,再易容成他的模样。”

“哈哈哈哈,你分析得头头是道。但有一点,你却猜错了。”

“不,这点我也猜到了,你也不知真正的卢不平。真的卢不平,早在遇到我们之前,就被你杀了。”

“哦?连这你也能猜到?再说说吧,要是说得好,我兴许连你也不杀了。”

“很简单,卢不平的功夫怎么样,我虽然不知道。但他和黄青丘齐名,而黄青丘的实力,在下却是领教过的,何能及阁下的十分之一?”

“你这句恭维话,倒是说得我很舒服。”

“不仅如此,那一手瞬间易容的功夫,也不是卢黄那等庸才能学会的。”

“光是拍马屁,可不够让我饶你性命。”

“你也许不记得,在离开无涯洞之前,我又进去看过。正如你们所说,翻烂了许多地方,才找到‘九阴玄丹’。可我却在废墟之中发现,有一处两丈深的石洞,竟像是人为劈开的。想必,这也是阁下的杰作了?”

“你真的让我刮目相看了。那你能猜出,我是谁吗?”

“我记得,青云山五丰观,原本传承自古老的青云道宗。清风道长有一门绝技,叫做化气凝实。练到极高境界,周身都能形成一股气墙,便是这先天罡气。这实在是青云道宗的不传之秘……”李云旗顿了顿。

“所以呢?”“白剑”已经微微变色。

“清风道长曾经跟我说过,他有一个师弟,叫做玉玑子,天资卓越,却误入歧途……”李云旗还待要说,却被“白剑”骤然打断。

“住口,你若再说一句,我便撕烂你的嘴。”

“这么说,前辈承认自己是玉玑子喽?”李云旗似笑非笑地说。

“你说得都不错,贫道正是玉玑子,却与青云道宗,和清风那家伙再无任何瓜葛。今天,便叫你见识见识我的真面目。”

说罢,他猛地扯下一张面皮,从“白剑”化作“卢不平”的模样。

再一扯面皮,又从“卢不平”变作一个威风凛凛的中年道士。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