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途秀书城 > 仙侠 > 武侠世界穿穿穿 > 第二百三十七章对牛弹琴修书赠药

武侠世界穿穿穿 第二百三十七章对牛弹琴修书赠药

作者:猪的幸福 分类:仙侠 更新时间:2020-12-20 10:08:05

黑白子听到黄钟公的琴音,转身便退出了琴室,顺手带上房门。他心知黄钟公在琴音之中注入了内力,用以扰乱敌人心神,让对方内力与琴音共鸣,不得不受制于琴音。

琴音快而对方出招也快,琴音慢而对方出招也慢。而黄钟公自己琴上招数却与琴音相反,他出招快速时琴音加倍舒缓,对战之人势必被他的招式所制。

自己四兄弟三人一起,也不敌大哥一人,皆因大哥内力高强,加之他的琴音太过霸道,实乃人力所不能敌也。黑白子听到琴音还是心神不定,赶忙又退出大门,关上了外室之房门。

有了两道特制门板的加持,此时琴音几不可闻,黑白子总算是平复了自己的心神。他暗自佩服这风少侠剑法固然高绝,内力竟然也是如此了得。竟然在大哥的“七弦无形剑”久攻之下,还能坚持如此之久。

而此时那丹青生和秃笔翁二人也急急赶来,二人都担心大哥出手过重,伤了风少侠就不好看了。但是此时听到琴音,三人也只能在门外干着急。

再说那令狐冲化名的风二中,与黄钟公二人在琴室中比武。他只是感觉黄钟公招式虽然精妙,但是因琴体过于庞大,想不漏出破绽那是极难。只是自己现在手持玉箫,与黄钟公的名琴对战,怎可能让两件兵器相碰?

风二中自知如果自己耍上无赖,用玉箫直指黄钟公的破绽,令他躲避不及时的话。他以瑶琴格挡,若萧琴相碰的话,这两件绝世珍品,自然会被毁于一旦。

可是自己与黄钟公这样的世外高人比武,他又在对战之时,还有闲情逸致给自己弹奏此乐曲,自己又怎么好意思用如此方法破敌胜他?所以风二中即便有机会抢攻,也往往担心萧琴相碰而贻误了战机。

好在是黄钟公比武前给自己说过:“你这人甚好,咱们二人较量几招,只是点到为止,这又有什么关系?”

风二中心道:“既然长者愿意陪自己在这琴室之中玩耍,自己又何必做那焚琴煮鹤之事呢?只是奇他为何在对战之时,会把琴音弹奏的如此舒缓?与其出招的速度竟然是截然不同,让自己实在是捉摸不透了。”

黄钟公见自己的“七弦无形剑”如此弹奏,也一样是不能蛊惑住风二中的心神,心内对风清扬更是佩服。自己听说过风老前辈曾经靠自己一人一剑,就阻挡住“日月神教”铲灭少林寺救援华山派的阴谋,救下三十六位高僧。

风清扬那时单人独骑,竟然剑伤了“日月神教”四十多位好手,令这三十六位高僧又聚集在了一起,得以恢复了阵型。那时的教主任霸天,见奇袭已经不成,就知道有这位少年英雄在场,自己“日月神教”想再拿下这些少林寺高手,付出代价必然过大。

他便相邀这少年英雄,在大家面前要比武一战定输赢。没想到那时已是“日月神教”第一高手的任霸天任教主,竟然在大家面前输给了这位不知名的少年郎,最后任霸天只得带着“日月神教”众人无功而返。

而这少年郎的大名,经此一战,便已是成名于天下。那华山派的少年英雄,就是现在的风清扬,他所使的剑法正是这“独孤九剑”!

这一战也让任霸天放弃了正面击败“五岳剑派”的打算,他决定让“日月神教”众人潜心修炼武功,好在实力上更上一层楼。这也就有了任我行冒险学习了“吸星**”的事件,而后任霸天传位于儿子任我行……

黄钟公想着这些往事,对风清扬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他没想到自己独创的这“七弦无形剑”竟然连风清扬的子侄辈都打不过,而且这人竟然在内力上也能与自己抗衡……

自己本来只是想用这琴音,轻松取胜就可以了,这样也免伤和气。没想道那风二中竟然只与自己游斗,任凭自己随意发挥琴音上的威力。他几次剑法上都已经可以胜我,而被我用瑶琴硬碰他的玉箫,却撤回了剑势……

没想到我黄钟公成名一世,今日竟然要靠这种无赖手法才能与这风二中战成平手?看来我只有把自己压箱底的功夫都使出来了,用那绝招“六丁开山”拼死一搏了!

只是用此招术真的有些欺人太甚了,我不是靠武功取胜,这明明就是在和这位风姓少年硬拼内力啊?看他面相,听其声音,都不可能年过四旬,我却只能依靠年龄上的优势,依靠自己的霸道内力取胜于他……

罢罢罢!我恩师留下的疗伤圣药还在我手中,这风少侠内伤不管有多重,凭借这两枚丹药也必定能让他恢复如初。谁让那童化金非逼我赢下这风姓少年呢?不赢下他,那琴谱,我终究不能名正言顺拿到自己手中……

黄钟公与风二中在琴室之中已经比剑多时,到了最后,他也不再藏私。自己的“六丁开山”太过于霸道,自练成之后就没有迎敌对战过。但是利用这琴音,哪怕是开山裂石,自己都试验过,更何况是对人对敌呢?

黄钟公催动内力,使出了自己压箱底的绝招来!“这六丁开山”一使将出来,那外面等待的三位庄主,黑白子,秃笔翁和丹青生三人,都被震得连退了五步!

再看那秃笔翁已经是脸色雪白,丹青生已经满脸血红,黑白子也已被震的自己心口翻江倒海起来……自己三人可是隔着两层特制门板啊,那风少侠可要如何抵挡这琴音的重击?他可不要被大哥震死在当场啊……

三人正在难受至极之时,突然又是一声大响,紧跟着便是啪啪数响,似乎是琴弦断裂之声……三人皆是大惊,不管是谁都没有想到,大哥最后竟然内力催动到如此地步了。

琴弦断裂,这场比武必定已经决出了胜负!三人一起推开了大门,抢了进去,再打开琴室之门时,正看到黄钟公呆立不动,手中瑶琴七弦皆断,而那风二中此时正手持玉箫,站立在一旁……

此情此景不用问,就知道是大哥黄钟公已然输了,黑白子等三人尽皆惊骇,三人深知大哥内力深厚,当世之间罕有敌手,没想到竟然会不敌华山派的这少年英雄?若非自己亲见,实难相信……

黄钟公此时已经缓过了心神,他本性豁达,于胜负生死都早已看淡。自己兄弟四人隐居于这杭州梅庄之内,早已不问世事,乃闲云野鹤之身也。

如果不是因为有那一层关系,估计这天下间,连“日月神教”中人,也会忘却了我们兄弟四人的存在吧。可谁曾想到,自己兄弟四人,今日会一起败于这风姓少年的手中!那风清扬现在的武功,又能高到何种的地步?

黄钟公苦笑道:“风少侠剑法之精,固为老朽生平所仅见也。而于内力的造诣,竟也如此了得,委实可敬可佩。老朽的‘七弦无形剑’,本来自以为算得是武林中的一门绝学,哪知在风少侠手底下真如儿戏一般。

我们四兄弟隐居于梅庄之中,十余年来未曾涉足于江湖,竟然已变成了那井底之蛙,哪里知道这天下之大,已是奇人辈出,真得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世上新人赶旧人哪……”

他言下颇有凄凉之意,此时长叹一声,竟自己摇了摇头,颓然坐倒在地,神情萧索,已经是面如死灰,一动不动了。

风二中见黄钟公如此颓废,心内不忍,赶忙说道:“大庄主,有一事须当明言。我所以不怕你琴上所发出的无形剑气,并非由于我内力高强,实因晚辈身上一无内力之故。

晚辈内力全失,适才比剑之时隐瞒不说,已不免存心不良,怎可相欺到底?前辈对牛弹琴,恰好碰上了晚辈牛不入耳也。想必前辈一直以内力催动琴音,就是想用琴音破我内力,可是我却全无内力,何能受其琴音干扰呢?”

黄钟公依然不信,总认为是风二中在宽慰自己。风二中便伸出手来,让黄钟公搭脉感受。黄钟公五指搭脉,便觉风二中脉搏微弱,弦数弛缓,确是内力尽失之相。

他一呆之下,哈哈大笑说道:“原来如此,我可上了你的当啦!好兄弟,你为什么要将这秘密告知老夫?”他口中虽说自己上当,但神情却已是欢愉之极。原来自己修炼的这门神功并没有白费,只是对牛弹琴罢了。

黑白子说道:“风少侠,你坦诚相告,我兄弟俱是感激。但是你岂不知自泄其弱点,我兄弟若要取你性命,已是易如反掌?你剑法虽是高绝,但是内力全无,终不能和我等相抗。”

风二中说道:“二庄主此言不错,晚辈深知四位庄主皆是英雄豪杰,这才敢明言,我相信你们都不会是那趁人之危之辈。”

那黄钟公点头说道:“甚是,甚是。风兄弟,你来到敝庄有何用意,也不妨直说了罢。我四兄弟跟你是一见如故,只须力之所能及,无不从命助之。”

秃笔翁道:“你内力尽失,想必是受了重伤。我有一至交好友,医术如神,只是为人古怪,轻易不肯为人治病,但冲着我的面子,必肯为你施治。那‘杀人名医’平一指跟我向来交情……”

风二中黯然道:“这位平大夫,数月之前,已在山东的五霸冈上逝世了。平大夫临死之时,还替晚辈把了脉,他说晚辈之伤甚是古怪,他确是医治不好的……”

秃笔翁听到平一指的死讯,甚是伤感,他此时也已是呆呆不语,竟然是泪流满面。想必也是感伤老友的离去,自己再不能与之相见了吧。

黄钟公沉思半晌,才说道:“风兄弟,我也指点你一条明路,对方肯不肯答允,却是难言。你持我修书,前去见那少林寺掌门方证大师。方证大师昔年曾欠了我一些人情,说不定能卖给我一个老脸,把那传授于你。”

风二中说道:“这神技,方证大师只传本门弟子,而晚辈却不便拜入少林门下。此中甚有难言之隐,四位庄主的好意,晚辈深为感激。

生死有命,晚辈身上的伤也不怎么打紧,倒叫四位庄主挂怀了。晚辈这就告辞,得罪之处还请四位庄主多多包涵。我那童大哥所说皆是玩笑话,当不得真。晚辈武功,又怎敢与四位庄主相比?”

黄钟公说道:“风少侠且慢。”

转身走进内室,过了片刻,拿了一个瓷瓶出来,说道:“这是昔年先师所赐的两枚药丸,补身疗伤颇有良效。送给小兄弟,也算是你我相识一场的一点小意思了。”

风二中见这瓷瓶的木塞极是陈旧,心想这是他师父的遗物,保存至今,自必珍贵无比,赶忙推辞。

黄钟公道:“我兄弟四人绝足于江湖,早就不与外人争斗。疗伤圣药,也用它不着。我兄弟既无门人,亦无子女,你推辞不要,这两枚药丸我只好带进棺材里去了。”

风二中听他说得凄凉,只得郑重道谢,接了过来,告辞出门。黑白子、秃笔翁、丹青生三人陪他回到棋室。

童化金一看众人表情便知结果,假意问道:“风兄弟,大庄主指点了你剑法吗?”

风二中道:“大庄主功力之高,人所难测,但适逢小弟内力全失,对大庄主瑶琴上所发内力不起感应。天下侥幸之事,莫过于此。”

童化金说道:“风兄弟内力尽失也不是今日之事,想必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既然梅庄之中,无人胜得了我风兄弟的剑法,三位庄主,那我们就此告辞了。”

预知令狐冲二人能否离开梅庄?他们四位庄主真得愿意放弃那些自己牵肠挂肚之宝物吗?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