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途秀书城 > 其他 > 麻衣神婿 > 040 收获

麻衣神婿 040 收获

作者:一举成神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0-10-18 09:28:21

看到这浸泡在池水里的眼珠子竟然在动,而池水里又传来张道陵的声音,说实话那一刻我是有点慌的。

这一幕很瘆人,加上脚底下的不远处可能就是阴间,换谁过来都会觉得膈应。

但很快我就稳住了心神,从风水角度来看这一幕其实很合理。

这里乃阴阳相交之地,而池水里又靠阴阳双鱼结出了生生不息的太极图。

加上水池上方又有着金木水火土的五行阵,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构成了一方小世界。

只要阵法不破,阴阳不失衡,那这方小世界就永远存在,不死不灭。

猜的不错的话,这眼珠是张道陵本人的眼珠,他的魂魄就附在了自己的眼珠子里。

此时他虽只是一双眼珠,但却通过这样一种方式实现了另一种永生。

当然,这虽为永生,却没什么人愿意这样做。

这是无边的煎熬,难耐的寂寞,这样的永生比死亡更可怕。

而张道陵为了镇守神墓,为了不让天下风水师进神宫突破,选择忍受这份煎熬,可见其是一心境远超想象的坚韧,难怪他可以引领道门,成为道教祖师爷。

而另一方面更能说明,风水师突破极限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让张道陵不惜一切代价来阻止。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因为我都不晓得他所谓破解之道,破解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但我又不能问他,我总不能跟张道陵说我失忆了吧?

面对他,我稍有不慎,或者说错话,都有可能引发一场关乎生死的斗法。

这时,我想到了白子衿交给我的那卷羊皮纸。

他说那是本就属于我的东西,在外界不能看,那里满是天机,一旦触了天机将引来天罚。

但我现在来到了阴阳界,正是我窥探的好机会。

想到这,我直接对张道陵说:“张道长,我已经接近成功了,但我还需要确认一些东西。在外面因为天道法则,我没机会去确认,现在借您宝地一用。”

张道陵喊我昆仑道长,说明他不仅认识我,与我也非敌人,所以我觉得我这么和他沟通问题不大。

果然,我赌对了,他说:“但用无妨,这应该是昆仑道长最后一次入神宫了。我感觉的出来,这一次你的气机已经比之前还要磅礴,如果这一次你仍不能成功。那就只有等四象齐出,进行那终极一战了。”

从张道陵的话来判断,貌似我的前两世和他有过不少沟通,这让我稍微安心了些许,我们不仅不是敌人,甚至可以用朋友来形容。

真没想到,我陈黄皮的前世竟然和玄门的天是朋友。

不再胡思乱想,我直接来到一旁,盘腿而坐,掏出了那卷羊皮纸。

而当我坐下后,不远处传来哗哗的翻书声。

我下意识扭头看去,在不远处有一张石桌,石桌下摆放着不少远古书籍,想必不少是失传的秘术,随便拿一本出去都可能引来疯抢,引来玄门震荡。

而此时桌上摆放着两本书,明明没人动,这两本书却在轻轻翻开,像是有人在看。k

我知道,是张道陵在看这两本书,也不知道他这是在避嫌,在告诉我不会偷看我的秘密,还是他闲的无聊,需要看书来打发时间。

不过当我看到石桌上翻看的那两本书的书名时,我楞住了。

这两本书分别是《缺一门》、《墨道》。

对于这两本书,我并不陌生,倒不是我有幸看到过它们,而是我从典籍里看到过这两本书的介绍。

这两本书都可以被称为风水学的**,而且在玄门也早就失传。

《缺一门》是木匠祖师爷鲁班所著,《墨道》则是墨家创始人墨子所著。

鲁班和墨子都是春秋战国时期的人,前者是建筑学的祖师爷、木匠鼻祖,后者则更是精通奇门遁甲,可以说是最早的‘科学家’家’。

当然,鲁班和墨子更是厉害的风水师,虽说玄门历史上没记载过两人到底是何道行,但从两人的著作来看,绝对是当时金字塔顶多的风水大宗师。

特别是鲁班的《缺一门》,更是可以用恐怖来形容。

传闻木匠在古代地位很特殊,哪怕是达官显贵也不太愿意得罪木匠,就是因为鲁班的《缺一门》。

《缺一门》又叫《鲁班书》,分秘传和显传,这可不是普通的木匠手艺,世上残存的基本是显传,记载了正法、治病,邪术、符咒。据说秘传更夸张,里面记载的都是天机,是通天透地的内容,法术众多。

鲁班法,四百八。玉尺邪法、蛇蛊之毒、就牛咒、放七杀、金锁喉……可以说《鲁班书》内满是邪术,这也是为何宁可得罪兵,不可得罪木匠郎的原因。

当然,由于邪术害人,所以学习《鲁班书》也没好下场,对自己极为不利。

据说学了《鲁班书》要缺一门,要想学鲁班术,鳏寡孤独残就要任选一样,是为缺一门。

这和风水师大部分不得善终道理相同,通俗来说,你既然窃了天机,就得付出代价,盲聋哑驼是小,亡妻绝后是大。

至于这《墨道》同样不容小觑,他虽没《鲁班书》那么邪乎,也没那么大的邪术。但在大的建筑学、星空学、奇门遁甲方面,却更为厉害。

传闻鲁班和墨子在建筑风水学方面曾交手数次,鲁班乃墨子手下败将,可见墨子的厉害。

我很纳闷,张道陵怎么研究这两本书?

虽说这两本书中失传的秘术众多,但以张道陵的道行没必要学习这啊,他应该能找到更厉害的玄术来学,毕竟这两者更多的是风水建筑方面的造诣。

但我也没多嘴去问,万一是张道陵在神墓里呆久了,对建筑方面感兴趣了呢,毕竟神墓、神宫确实是夺天地造化的神奇建筑,再厉害的风水天师也未必建的出来。

我不再乱想,直接打开了白子衿交给我的羊皮纸。

令我没想到的是,这竟然是我的亲笔手记,准确来说,是前两世的我亲手留下的手记。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在这关键时刻,没想到我会有如此收获,上面记载了诸多秘史,很多我所想不透的东西,几乎都有所涉猎,让我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事情几乎都有了细致的了解,弄清楚了很多事情的来龙去脉。

而我看完这本手记之后,也总算是明白张道陵为何要看《缺一门》与《墨道》两本书了。

我之前猜测黄河神宫是入侵的邪灵文明所建造,然而陈昆仑手记中提到,黄河神宫竟然是鲁班与墨子两大风水建筑天才联手打造!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